• MSN搬家过来,整理也就顺便复习了一下那些当年

    2007-03-16
    最叫人伤心的倒都是那些记述RO里呀麻痹里呀见闻感受的日记,虽然一直也没有忘,但一个字一个字重新看见了真就是别扭。尤其是那次……在偶然知道了那家伙也还有在麻痹玩的时候。后来我在游戏里发呆,他上来了,于是我装成超级意外脸,颤抖着手飞快发过去一句话问你是谁……话的问法貌似有点冲,但既不能说啊扑也不能说啊你终于来了,更不能说我想你。他说是本尊,很意料之中的,然后我缓慢地打字,说你好,他就回过来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我就心说,好了够了,知足了知足了。当你的过去已经完全失去了的时候,真是到了那种用尽手段、都只为了远远看看他的地步,而且还为此有着过分充足的耐心,好像可以不厌其烦为了等他能再次跟你好好说上一句话而等出一辈子似的,而他一个礼貌笑脸,竟然都可以让自己幸福到天边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