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大爷的!

    2006-10-10
    你丫个破显卡卡卡卡卡卡!!!!!!!!你你你终于要废了么才跟我三年就坚持不住了么老子鄙视你啊鄙视你
    昨天在校园FTP上下了一集地狱少女,啊啊真好看,我爱这风格……
    今天下午重温了一下戒音,DIE真是好男人……
    ……
    好象没话说了。
    刚刚在京的MSN上看见他记述他们十一北京聚会,恩,于是想,为啥我就没想着记一记上海之行呢
    唔……貌似简单来说,就是吃、睡、玩、哭。至于为什么哭,忽忽……想我自从被始乱终弃——啊不对这是诽谤好吧我收回前言——之后直到那天再也没哭过,而那天晚上也只不过怔怔刷了两滴盐水而已。看身边的人哭我可以一点点点的反应都没有,而有事情刻骨地伤到自己头上了,却也号啕不出来。我真的这么冷血么……
    转天的转天出门的时候,意外地在轻规里遇到了某剑。头发剪短,精神多了,不过性格还是一样软软的捏起来手感很好。其实当时很多话想跟他说,尽管我自认为我比他坚强点,然而软弱起来其实我们实在半斤八两……但碍于环境,还是不打算与他说了。也许他知道了的话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没有谁有资格在其他人面前说自己受到多么多么深的见血的触目惊心的伤害,每个人加于他人的伤害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当伤害以爱之名而行的时候,你手中本可以反击回去的刀子都会变得软弱无力。
    但也许,只有我是这么软弱的人而已。
    事实上呢,当初那个人的心情,我大概也还是体会到一些了的吧,那么果然,若事情轮到我的头上的时候,我只会表现得比她更冷漠更不留余地。当初自己埋怨过那个人为什么一躲再躲,而今真的是觉得,把那某些话说出来,好难啊好难啊。
    不过中秋晚上群发祝福,一动念头,把她的手机也加进去了,发过之后有点后悔,搞不好她会突然被触怒然后变本加厉厌恶我呢——然而在公交车快坐到末站的时候,手机一震,她居然回了消息。事后我和人说觉得很欣慰,不过心里却也很不安。我希望她是真的不在意了,时间过了很久,大家各有新的路标,我保证不再妄想和妄言,那么,请不要再恨我。
    现在有时候呆坐着,忽然就会回想起那个角落。忘记是不是港汇了饿,总之那喷泉很不错==b对面的霓虹灯变换的规律几乎能默记下来,实在因为那天躺了很久。晚上很冷了,但是在一起那么温暖,只要有这种温暖在,就算流落街头也不会觉得难过。今天下午看戒音看少残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很怀念,拥抱的依偎的感觉——突然就在想,好想要……
    仅仅因为有距离,就觉得很空虚,很无奈,很郁闷很不爽,当然不至于悲伤,但是完全不满足于短信与QQ的交流,对距离的存在耿耿于怀,这似乎还是第一次。
    恩,似乎我有点习惯于把这个人和那个人左右对比了……不过以前那个人也说过,不要试图和“死人”比较,永远胜不过……这话我很认同,越回忆就会越美化她,把她放在心里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严重了就开始推拒外来者的存在……好吧,你这样子,我没有怨言,如今我可不能也这德性……啊啊,有了一个“要保护她不能伤害她为了与她依存”的存在的感觉真是不同了丫……恩恩,所以……还是要克服这种心态,越比只能越把事情推向不理想的方向去的。
    唉……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都记了些什么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