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

    2006-10-04
    早上出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卖煎饼的,还有不少人排队,于是也感兴趣过去打算买一套吃。然而看了两眼,那是WHAAAAAAAT啊……那那那那那那那个502一样的橡皮泥是甚末东西!!!!勺子一舀,一团糨糊,有点像刚放了水和了两下的生面坨子,这种东西能在那个板子上涂抹均匀么……额,不,首先——这种东西能吃?这种东西真的能吃??确定能吃???!!!……
    浆白的一坨,不用想了,也知道不会是传统正宗的那种绿豆面,对其味道不可以抱有希望,不可以抱有希望……
    然后就看放上那个北京人叫做薄脆的天津人叫guobingr然而我不知道那俩字怎么写的——东西,裹起来,啪叽一折,之前那团糨子糊开的饼就拦腰咔嚓……断了……
    好……好……好……好…………好………………生脆…………………………
    于是我OTL地蠕远
    这就是地理人文的差异了,估计生煎包子跑天津去也差不多的下场。
    ****
    双年展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想去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去上海美术馆……我下次一定要去上海美术馆……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
    人民公园是个好地方,虽然人来人往得也就是比菜市场多了点树阴而已。
    “天上有一朵白云~天上还有一朵白云~天上又有一朵白云~啊今天多云~”
    我坦诚某些生物课上我睡觉了,于是今天的我是多么的纯洁啊……
    ****
    巴连达因亲手为路尼做了一个美丽浪漫的维多利亚花球,那玫瑰红得可甜蜜了,甜蜜如同爱情。
    于是他穿着礼服,手捧花束,四处寻找路尼,最后在法庭上找到了他。
    路尼问,这是什么?
    巴连达因热情地说,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献给你的美丽的鲜花~
    路尼说,这些花是从哪里来的?
    巴连达因热情地说,是最浪漫的意大利里最浪漫的佛罗伦萨里最美丽的花圃中为你采摘的~
    路尼说,那么,这些花都是在盛放之时被你摘到的了?
    巴连达因说是的,于是路尼拍案,勃然大怒:你竟敢犯下如此重罪!侵犯这些美丽鲜花的生命!你难道没有听到它们的声音吗?每一个声音都在指控你的罪行!就算你要摘花,也要等它破败凋敝,灵魂入土安眠以后才可以!
    于是巴连达因被扔下地狱去了。
    ****
    第二天,巴连达因给路尼送来一朵枯萎的花枝。虽然玫瑰的花瓣已经变成无生命的黑色而凋敝,只有荆棘的枝,然而巴连达因说,这毕竟代表了我一片的热忱。
    路尼只抬起眼皮看了一下。
    巴连达因!你给法庭制造垃圾!!
    于是第二天,那根花枝被马路其诺拿去绑在了扫把上。
    ****
    第三天,巴连达因从海因斯堡附近的小镇上最好的花店里买了一束美丽的人工玫瑰,那玫瑰红得娇艳,有如爱人的嘴唇那般鲜美。
    路尼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拈过花瓣。
    巴连达因!你居然支持造假!!
    ……
    ****
    巴连达因后来写了一本书,叫做《如何征服棘手情人的一千零一条禁忌与注意事项》。拉达曼迪斯看了以后,对他说,你这本书简直就是在指导大家如何追路尼!那么你写这书干吗?
    巴连达因顿悟,于是把书付之一炬。
    几天之后,他终于采取了他的书里所记载的许多方法之外的另一种方法,也就是生米煮成熟饭——而路尼居然没有多加反抗,从此两人就这样结下良缘。
    拉达曼迪斯评述说,所以书本总是不够可信的。
    所以米诺斯说,拉达,你的脑子就只适合用来给我做点心、给我做红茶、给我缝好抱枕上的缺口了。
    ****
    再次上网来估计就已经身在天津了也说不定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