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6-06-20
    竹篓里的香鱼。一壶烧酒。
    齐腰的杂草。芍药,雏菊,龙牙,五凤,和许许多多博雅一时叫不上名字的花。
    一碟清酒平稳拿起又放下。
    于是博雅说,今天是和往常一样的好天气啊,呐,晴明。
    时值弥生三月,午后的阳光也是乍暖还寒,在屋檐、墙头、以及源博雅那圆领公卿便服的边沿上朦朦胧胧抹着静谧的光晕。
    于是晴明微笑。
    天气一直很好呢,博雅。
    博雅开心地笑——他那排洁净的牙齿逆光里亮得真显眼,晴明促狭地一挑唇角想着——提着香鱼大步上来,大大方方靠着廊柱坐在晴明对面。
    投在走廊上的人影变成两条,一样的角度,之间有着不远不近、从来都始终不变的一段距离。
    今天博雅来,又是有什么事情?
    啊?哦,不,不不,今天就是来和你一起喝个酒。
    喔……
    晴明还是笑笑,漫不经心地酌酒。博雅东拉西扯地和他聊天,两人就这样从下午欢谈至夜晚。
    今夜的月亮也很圆哪。博雅端正地坐着,有些发呆地望向天空。
    晴明一挑左眉。
    博雅,人们遥望月亮的时候,往往是心中有愁思,想要抒发。晴明笑意满眼,手中折扇摇摇,也因此人们才会对月而歌,也会对着月亮吹笛子哦。
    恩……恩?刚刚把笛子从怀里掏出来的博雅愣了一下,扭头望着晴明。和我吹笛子有什么关系啊?
    博雅是不是又在思念什么人了呀。
    于是博雅脸又涨红起来,情急之下拿着笛子就要遮脸。不行不行,你总是要窥伺我的内心,不公平的,晴明!
    于是晴明终于拿折扇挡住脸,倒在一边笑不自禁。
    可是……满月只有这么几天,很快就又要不圆了啊。
    ***
    要断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