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那时候我们比后来更快乐

    2007-12-18

     在YY上看别人回忆麻痹里的快乐生活,就感触了下。

    其实吧,也只有在手头想得到的东西几乎都得到了,才会冒出这样的感慨吧,说过去的时光追不回来了云云。

    其实不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在犯贱么。

    顺记关于非同学……咬牙切齿了他半个来月,结果说恨其实是只是迁怒,说讨厌其实就是不理解,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说友谊真是太不对等了,不过反正我们的大脑就是两个星系的风格。就算讨厌我或者怎样,缘由也必定是我不会原谅他的缘由,只是难道我们只有在彼此厌恶的方面才会有所谓平等么,好可笑。

    顺顺记关于我,果然还是不能与人交往过甚啊,尤其是与女王气的人。时间一长,就会想要事情向自己希望的方向改变,如果出了挫折,就把责任全推给对方。我貌似算是个挺卑劣的小人,也许就是因为觉悟不够,才会宁可冤冤相报,也认定了死理而不予原谅吧。说穿了是个游戏,在游戏里无差别较真就是我最大的错误——但承认错误也不是我可以原谅别人伤害我的感情的理由。好吧我就是很小肚鸡肠装脆弱,但是如果连这都不带上火的,以后我个软柿子还不得更好捏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