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打伏见!

    2008-07-28

    这人根本是一狗屎运,要不是人家冬贵扒上你了,你丫本身跟冬贵面首团[何]有啥区别。。。所以,这个冬贵PAPA篇的故事,其实是讲一个被妖孽缠上的可怜普通人的故事吧。。。

    (背景音,日塔奈美:普通你个头!)

    伏见同学自以为在下雪的庭院里捡到个天然呆,以为冬贵的一切都可以在自己掌握之下,一开始确然如此,初夜理论什么的都是他一手教起,背着清涧寺贵久私自把天然呆吃了个干净。可惜同学你这可不是养充气娃娃,眼见天然呆被爷爷一手安排惨遭轮X后,却妖媚地喘息一声说,不是你也可以很舒服……于是伏见碎裂了。

    狗屎运是要付出代价的,天然呆蜕变为妖孽(佛曰:赞),伏见被上下两代妖孽缠上,老妖孽把小妖孽托付给他的时候他八成还在暗爽,要把冬贵牢牢握在掌心,这算是拥有政治野心的男人不会缺少的独占欲了,甚至能导致那个很黄很暴力的新婚夜闹剧,然而伏见没想到的是冬贵的成长是个完全变态的过程,对没错,天然呆幼虫变成淫魔成虫的完全变态……于是伏见再次碎裂了。

    然而先一步食髓知味的不是冬贵而是伏见,结果就算是以后冬贵夜夜笙歌一双玉臂千人枕,伏见还是离不开这妖孽。先前的独占欲早就被冬贵粉粉碎再粉粉碎又粉粉碎了,伏见猛戴绿帽子,但问题是把情人推到别人怀里的正是抱有政治野心的伏见自己,在贵久的阴影笼罩之下,闹剧一直在继续,冬贵是花魁,伏见俨然是一老鸨- -但伏见其实没那么变态,他只是被卷到妖孽之家的普通人,所以他只能满腔嫉妒地一再忍耐,就为了与贵久约定的要守护冬贵与清涧寺家,在这个过程里痛苦,动摇,犹豫,妒恨,到最后他对冬贵的感情恐怕早已不是爱那么单纯了。伏见一直在对冬贵说我喜欢你我爱你,然而每次面对他一脸认真的告白冬贵都只是嗤之以鼻,可怜的伏见同学一次又一次痛苦怀疑嫉妒愤恨,想不通参不透,虽然你是攻,可是被人玩的很惨哪~

    以伏见的角度来说,冬贵是罂粟也好毒药也好还是淫魔妖孽啥啥啥的,但是从冬贵的角度看,冬贵本人恰恰就是那“与淫荡一纸之隔”的纯粹的纯净,当然,不是说肉欲方面- -他被养活到十多岁什么知识也没被灌输,但后来跟着家庭教师学习,几个月就熟识诗文,天知道这种环境下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或者说他其实,有“价值观”这个东西么?||||||||||||||某天伏见偷偷去找他的时候,正赶上有人要对冬贵这个那个,伏见跑去英雄救美,回头来问冬贵为什么不叫人也不反抗,结果天然呆问,为什么要反抗?伏见冻结……

    恐怕就内心世界来说冬贵是最简单的,他没有政治野心,也没有家族观念,其实如果调查冬贵脑内的话,一定是外面一圈H,里面全是伏见…………也是没办法的事,可以说清涧寺冬贵的人生不是起于他呱呱坠地的一刻,而是在雪地中手被伏见握着,说出“等我七年”这样的话的一刻。当然我一直觉得这速配也太神奇了一点……脑波相合得诡异了点吧,还是要浪漫点说这是命运的邂逅?把什么都搬出来交给命运解释实在太省事了吧……又其实,说小鸡终于看见了母鸡说不定比较贴切呢|||||||||||而且伏见确实是冬贵长到这么大,第一个见到的家族以外的人。邂逅的时候,伏见问,你是谁,冬贵回答,我……现在还谁都不是。

    顺便吐槽下CV幼儿冬贵的粕谷雄太,因为他CV过瞬,结果导致我听第一轨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伏见在雪地里遇见了瞬||||||||很好很雷。没办法,他声音实在太没爱了,或者说,太不适合冬贵了- -

    而到后面,伏见夜袭“小姐”闺房,再次问起冬贵名字的时候,这次是神谷的声音,黑暗中静静地响起。“FUYUKI。”于是这才终于有一种找到角色的魂儿了的感觉……所谓天造地设就是如此了。神谷CV过不少少年音了,从少年四景,到孤儿的小牛郎,到黑白的理也,还有夏目和竹本,一个角色一个风味,但到十几岁的冬贵这里,仅仅几句话下来,给人的感觉竟真的就是——这个人是一张白纸。

    而狗屎运的伏见在这张白纸上写了第一笔。冬贵后来总是在说,我一直在等你,就算和伏见近在咫尺,伏见急切地告白,他还是在说,我一直在等你。他等的是当年雪地里会温暖自己的伏见,这个定语至关重要,伏见却没有意识到。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可以碰触彼此,伏见今天说我喜欢你明天说我爱你,但冬贵无动于衷,只是用那种一张白纸一样冷淡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爱?”距离就这样生生被拉开了,冬贵开始大笑,直笑得人毛骨悚然。

    直到后面他无法忍受伏见的懦弱和逃避,找上门去,终于把所有心情都摊牌说了,伏见才明白过来。冬贵不是等着伏见像个忠犬攻一样一个劲说我爱你,他实际上一直都还在第一次相遇时的雪地里,想要伏见来温暖他。可惜天然呆不善表达,狗屎运又太过自负,冬贵大半辈子都呆在原地,伏见一直以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爱他,却根本没有接近他,也没有去了解他,去听他说什么(其实好像就算对他说你来说点啥吧那个天然呆/淫魔也会直接开始上床而不是谈话……

    摊牌了伏见才知道自己错了什么,可惜,等到那个根本是有交流障碍的受自己找上门来愤愤摊牌,你这个攻也忒衰了点,意识到也晚了。冬贵从开始到此时就没哭过,然而到这里,说着说着却终于哽咽泣不成声。一边哽咽一边喊“你这样的爱,我宁可不要”,一边哭一边呢喃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而伏见也哽咽了,虽然不知两人前面的话说了些啥,但单听声音还是被虐到了。

    冬贵此人本来就是再简单不过,很早以前就看有人列了一式子,冬贵的世界=伏见+伏见的替代品,冬贵脑子里只有伏见,连自己都没有,但伏见不了解他,他很适合寂寞这个词却根本不知道拿这词来形容自己,取而代之的是面首团[误],其实我真觉得H得那啥了他会一开口叫出伏见的名字……可惜面对纯粹到如此地步的人,可怜的狗屎运君以一个普通人的胆识是无法承受的,于是才辗转出那么多悲剧。到底是谁的无知,谁的懦弱,该怪他不谙世事还是怪他私心太重,早已纠缠不清。幸好这一部的故事是放在前三部之后的,虽然纠结得一塌糊涂,但心里有底他们终归还是在一起,过着家族倾颓之前朝生暮死的幸福生活,于是多少算是个安慰。只是所谓的爱已经被戳伤成这样,这还能归到大团圆HAPPY ENDING么……

    PS,我好像还没看过完整剧情吧OTL|||||本来想写关于声音和音乐的,怎么全变成读后感了…………

    PPS……

    …………………………你们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