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爬去别的F看了一场关于兔死狐烹的回忆录……

    2008-08-27

    貌似勾起了我对时光的回忆,当然,是最不好的那一部分。如今已经没有人会看着我说话了,也终于不会有人责骂我了吧?

    印象最深的还是最早关于材料与成品的归属问题。一章版本、70多了还在穿卡米的年代,一套B装备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当时非瑞克和哈根各自刷龙心刷青狼材料,我一人刷XL封印刷末日材料,后来则是跟椰子没日没夜刷老房间。自杀降级,好容易才凑了那么点出来,偏偏我们谁都没练自己人的工匠号,最后做东西的时候,是致命的工匠一手代劳的。

    当时都只有60%卷。最早成的是水的末日重,我的狼法做爆了,当场就郁闷起来,明明不是工匠的错,致命却说对不起,说下次一定做成。红蓝白的石头当时也都要野外打,这个东西不好出,打过的人都心里有数,想我在GF这么久,红石头也才几百个。。。总之当时做的时候,只有那13个B材料是我们出,基础材料包括红蓝石头都是他自己出的。当时大家都很习以为常一样,大概是想着反正那家伙能点出+20的恶魔匕首,让点石头算什么。

    后来我的一套是东拼西凑才齐,很多还是陛下送的,非瑞克当时在跟他的华丽团混,东西也都有他的份在里面。致命最后终于做出一个狼法来,而且是全部材料都他自己弄的,等于我一分没掏,他就送了我。说这么些,无非是想说,都是盟里的人,而且人家也有自己的付出,本来就应该一视同仁。

    所以后来致命和蘑菇都需要哪个材料做衣服的时候,我优先给了致命。当时我按的原则就是依照等级和需要程度来,致命的号比蘑菇高级,何况盟里人的衣服他都出力了,为什么不先给他?结果,就是这么个原则,把蘑菇得罪掉了。

    骂我的论据无非就是一个,我不顾及朋友的利益。后来我就经常对着盟仓库发呆,我作为盟主,为什么就不能公平一点分配物品?也怪我事前没有制定过任何规则,都是随性着来,有什么东西,谁需要给谁。最后倒成了我没有义气。惹了蘑菇就等同惹了椰子,我咬定我的道理,反而局面演变成了我欺负比我小的人,华也说我,我说我只是坚持原则,他们则说,难道你的原则比友情更重要么?

    最终我无言以对。我不知道,当利益的方面牵扯到朋友的时候,原则这个东西是不是还能有点P用,或者说,是不是就该以友情为条件,把自己的利益提前呢?我一直以为我公平,就没错。

    无法想象我这样的人要是做了大盟管事的,会导致什么样的局面。好像大盟如今的BOSS首饰的分配也是差不多的意思,要排顺序,不急需和不必需的望后排,已经有一个BOSS首饰的人不能去拿第二件,那大概,我还是会跟很多的蘑菇第二、第三、第N为了个某某装备的归属而吵个不可开交,最后旁观者都认为我固执死板不知通情达理,我也只有坚持我的做法,一直到同样的事情重复了几次,他们对我失去信心,我落得个众叛亲离。

    友情并不是一个容易把握住尺度的东西,或者说,实际上是一个让人在利益冲突前容易失去尺度的东西。陛下的华丽挂挂团非常的暴富,非瑞克为了追求效率跟利益去跟他混有什么不对?这却成了他被疏离的原因,因为其他人讨厌外挂。讨厌外挂,讨厌陛下,就牵涉到了收了陛下好处的我们,虽然没有提到明面吵过,但心里都有数谁在为此不爽。往往就是这样,认识的“外来的人”越多,交情越好,跟“自己人”就越发疏离。有的人并不特别在乎自己人的这个概念,比如哈根,有的人跟外面混但利益方面还是先会考虑到自己人,比如非瑞克,有的人特别在乎自己人的这个圈子,外来的几乎都被排斥了,比如蘑菇,还有人就是觉得外来的人重要,但又不可能扔下自己圈子不管,就在那里默默唧唧,比如我。

    为什么我总是做不到对于经常组队的人,不管他们手段怎样,我都只把他们当成升经验的捷径来利用呢。如果他们在我眼里只有利益的作用,那就不会有太多多余的感情,然而就是这一点,我总是做不到。回想起来当年坚持着所谓原则的自己实在很傻很天真,打那以后再也不提原则的问题了,我的界限越清晰,对他们的伤害就越大,然后我对事情越是认真,他们给予我的伤害也就越大。现在想想,原由都是我的性格问题,难怪每次吵起来他们没人觉得自己有错,更没人顾及到我伤心不伤心。

    认真地去钻牛角尖,钻过了,才想起来整个事情有什么好值得自己去认真的,但是已经晚了。裂痕就这样慢慢积累起来,我认为他们在撒娇,他们认为我无情。归根究底,谁错了?他们错了么?我错了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到如今,当初那几个人里不论谁说任何话,都不会再对我有什么效果。跟曾经的好朋友反目成仇,这其实不是一个很坏的结局,因为你恨他,看不起他,他就再也不会对你作祟了。

    分享到:

    评论

  • 也不是那么单纯,主要是大的战盟背后都跟大型工作室牵扯,他们打架最主要都是抢BOSS,集中在那几个有BOSS首饰的终极BOSS身上,还有就是占地盘,哪儿能赚钱哪儿经验高就去哪儿霸占地方……做单纯的敌对关系其实也不容易。。。
  • 战盟有一点好处,看不顺眼了就拉架子上,不服再打。
    没那么多操心的事情……

    单纯的敌对关系非常单纯……
  • 其实我也不知道还记着这些做啥
    只是记着没有意义不等于就会忘掉,忘不掉就总还是容易想起来,何况对一部分人来说也只不过是其中一段经历,对一部分人来说那是后来所有经历的开始
    过去所有事情都认为我是错的,如今都过去了,也总算能回想起来然后忏悔一下到底该不该那么否定自己,因为那个小群的人里,只有我是一直背着乱七八糟的包袱呆到现在的,一直幼稚得要命
    其实到后来,连小群都不怎么用了,有事直接拉多人对话,默认的规则下出现了新的默认规则,然后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底了,七个人都嫌多,就分裂成3个一拨2个一拨2个游离开的,等于在一个朋友圈里,最后能连利益方面也心腹的,最多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所以现在觉得真是,接触到了其他人的时候就不该再分个彼此,只为自己和跟自己最亲近的个别人稍作打算就够了
    当然有的人就比较倒霉,明明不是这样的地位,却老以为自己是,结果只能碰好几次钉子或者被一刀戳死……当然我自己也是这样

    其实强势的一方这样的话真叫我想去入战盟了丫……
  • 其實這就與在廚房的那個時候,死守某些界限,對外來之人鄙夷排斥沒有本質的區別=w=
    只不過網遊相當於一種生活,處理起來更接近於現實的複雜度而已
    虛擬的生活裡個人想體驗的感覺不同罷了,好比做RPG人設時,會給自己加入多少超現實的元素,這只是希望去做的一種體驗=-=
    很多原則在現實生活已然太多,所以才會有希望在虛擬世界徹底釋放自己。何況從一開始有大群小群之分,就幾乎是默認了一種相當任性的遊戲規則。
    有人看的開,有人看不開,有人維護之心氾濫,有人懶於介入罷了
    嘛,反正這輩子不會再與同樣的人一起生活,陳年舊事你還記著做啥呀
    只要現在被人愛著,幸福著,即使只是生活的一個方面,那也是你做對了,是你的成功=w=

    只要自己成為強勢的一方,其實就可以輕鬆貫徹自己的理念了,完全不用說理,或者因為大家都不得不認同,或者因為自己本身就不在乎
    這才是重點啊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