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啊 先是冷艳高贵地“哦”一个,之后来个阴阳怪气的“不劳你担心”,再来个“我怎么怎么样你不是不知道”,再来个“不说开朗乐观至少也没哭爹喊娘”,小姐,我真没打算听您说这些,隔了这么久怎么想起跟我这白莲花起来了?

    唉真抱歉,这一年下来,我现在最不待见的就是冷艳高贵和阴阳怪气了~~~~您敢不敢跟我比抄砖头抡人啊?这头看我毛了赶紧温和镇定地说对不起别多想~~那头赶紧去BO里骂,真以为我不屑去你家看?哎呀真是的,以前就算了,以后还真就打算把你家当成爷的娱乐消遣地了☆

    我好心希望你把那脾气改改以后过得好一点所以才给你看那帖子么?卧槽我真不是这么想的千万别误会,这话再跟人讲我都嫌自己丢人,老子这边幸福美满还关心你去干什么,我还真就想拿你找乐子呢哟★你的冷艳高贵真是太销魂了~~~我都不困了呢>_<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因为在后台看好友近况发现椰子更新了空之森,于是跑去看文,回复了以后忽然发现竟然一剑也去回过贴[那哥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啊],然后点过去看,发现竟然是我和椰子闹崩了那一年的五一游记,于是我瞬间扶额,好像现在还隐约记得一点当时一边看一边愤懑的心情啊- -


    于是终于发现,此人竟然连04年时候的日志都有保存到,我的天……

    然后在一种无聊的兴趣的驱使下,开始慢慢地翻看着那些过往。看着的时候无端陷入一种茫然,有些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个空间位面,这个大概是所谓的印象和影响力吧- =

    不过因为已经时过境迁,所以还是很轻松地去回顾那些的,看椰子对我的措辞犀利的评价OTL……当年的自己,明明优柔寡断却想表现得很有信念有坚持,明明一脑子理还乱的感情波动却要表现得不在意,反正越掩饰越欲盖弥彰,其实根本是个拿“自己的事也要让人家全都知道”为卖点的笨蛋啊,难道是那啥表演型人格代入障碍[名字记不住

    幸好都是那八百年前的事了……掩面。另外现在才发现时光里的死傲娇长老的描写真萌!

    “他以为自己的叛逆之罪不可救赎,后来才发现,他的叛逆,也不过是禁锢在信仰之下。”←以前从没留意过,如今却被这样的形容震到了,果然这就是跳不出表人格牢笼的人生吧!!

  • 我算知道什么叫贱人了。

    这头很悲情很圣母跟我讲着我不想和你翻脸我理解错你的意思了,那头把我上火说的刻薄话全贴给当事人看!

    倒打一耙把我搞得里外不是人,平地炸雷去挑拨朋友关系啊。

    人才。很正点。很销魂。

  •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性情脾气相左的人,如果可以稍微理解和认同一下对方的做法,大概也不会冒出许多不该有的矛盾了。

    最不济,实在无法理解的时候,请旁观。

    一定程度上的凉薄大概算是我从那几个水象星座身上学到的东西吧,事实上半夜在看到那个人写的日记的时候,想了很多该留言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一个字没说,因为不想给别人看,那里不是私密性的地方。


    唉……总之,只求个清静,善哉善哉。